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大学教学 >

冰上人生(逐夢)

发布日期:2022-05-14 19:44   来源:未知   阅读:

  七台河市少兒短道速滑業余體校重點班的孩子們在進行訓練。新華社記者 謝劍飛攝

  無論寒冬還是酷暑,東北小城七台河都會在凌晨4點鐘准時醒來。此刻,短道速滑訓練館裡,燈火通明。年輕的教練李國鋒手握秒表,正帶著一群孩子練習滑冰。“沖出亞洲,走向世界”,是孩子們喊得最響的口號。

  就在剛剛結束的北京冬奧會上,從七台河走出去的范可新摘得一金一銅。在賽后的媒體見面會上,她這樣說:“短道速滑是一種傳承,我們都是七台河人,我希望以后有更多七台河的孩子,能接上我的這一棒。”

  順著范可新口中的“這一棒”往前回溯,人們會發現一位基層教練員的身影。他,就是孟慶余。

  躬身下蹲,一腳冰刀橫切冰面,一腳刀尖點冰。“砰”一聲發令槍響,孟慶余如利箭離弦,向前激射而出——1500米,冠軍!3000米,冠軍!5000米,冠軍!在1972年1月舉辦的黑龍江合江地區冰上運動會上,來自七台河的礦工孟慶余一人包攬男子速度滑冰3塊金牌。

  看台上,時任七台河市體工隊主任徐繼春驚得張大了嘴。此前,七台河從未在地區體育比賽上冒過尖。也正是由於這次“冒尖”,時年21歲的孟慶余人生軌跡因此改寫,從此與冰面結下一生之緣。

  1951年,孟慶余出生於哈爾濱一個工人家庭。年歲稍長,他便到街邊幫人拉板車。時日一長,不僅攢夠了學費,還練就了一副壯實身板。上中學后,由於力量好、爆發力強,孟慶余被推薦到業余體校練習滑冰。從那時起,他的心裡就悄然埋下了一顆種子——要站上最高領獎台。然而,世事難料,體校停辦。最后一堂課結束后,教練遞給他一雙冰刀鞋:“今后自己好好練,到哪裡都別放棄滑冰。”1969年,孟慶余作為知識青年奔赴七台河,成為一名煤礦工人。行李中最貴重的,就是那雙冰刀鞋。

  在七台河,挖煤佔據了孟慶余不少時間。可一到冬天,撥動這個年輕人心弦的,仍然是滑冰。先是在倭肯河上滑野冰,接著又瞄准了礦務局第三中學的冰場。可學校有規定,不許外人上冰。再三央求無果,孟慶余提出每天凌晨4點過來幫忙澆冰場,這才爭取到上冰的機會。

  3年后,孟慶余在合江地區冰上運動會一戰成名。激動不已的徐繼春要把他調進市體委擔任滑冰教練,從零開始組建一支滑冰隊伍。孟慶余卻有些猶豫:“我滑得好好的,為啥要當教練?”可轉念又想到,自己畢竟不是職業運動員,過了系統受訓的最佳時間,如果能帶出一批孩子來,說不定以后真能站上全國甚至世界的領獎台。思量良久,孟慶余點頭答應。

  那時候,孟慶余和韓平雲戀愛了。韓平雲的父親是礦領導,讓人帶話給孟慶余:“滑冰教練不就是帶小孩‘打出溜滑’,能有啥出息?轉行學個電工、鉗工才是正經營生。”孟慶余沒吱聲。幾次上門,老人仍在嘮叨這事兒。有一回急了,孟慶余紅著臉說:“我還是想當教練。”堅持到最后,心疼女兒的老人不得不做出讓步。1978年,孟慶余和韓平雲結婚。

  招生倒沒遇到多大阻礙。礦工的孩子皮實,走遍當地小學,孟慶余順利挑出20多個10來歲的孩子。奧運冠軍楊揚的啟蒙教練董延海,就是孟慶余的第一批隊員。他常常感嘆現在的孩子趕上了好時候。如今七台河已建成兩塊設施完善的室內冰場,制冰車澆出的冰面平整光滑,孩子們穿著專業的冰鞋和訓練服在上面盡情馳騁。當年卻不是這樣。隊伍初創,好多東西都缺。最初的訓練場地是在倭肯河上,把雪一推就是天然冰面,可冰面不平,常有縫隙。孟慶余又把目光瞄向郊外封凍的“水泡子”,每天凌晨4點准時上冰。黑咕隆咚,孟慶余扯著嗓子示范技術動作。董延海至今記得,當年有一次他摸黑走來,發現前面亮起了一團昏黃的燈光,“走近了一看,一根木杆挑著燈泡,燈下站著孟教練。”那一刻,“心裡別提有多溫暖和踏實。”

  幾經輾轉,速滑隊終於在七台河體育場扎下根。看台下的幾間房子,就成了孟慶余和孩子們的辦公室和宿舍。房子四處漏風,他們就自己動手燒爐子、盤火炕。最苦的,是澆冰場。為了保持冰面平滑,寒冬臘月,孟慶余每天都要半夜2點起床,拖著爬犁到水房門口,把爬犁上的大鐵桶灌滿水。然后拉著爬犁進場,擰開開關,鐵桶下面的鐵管上一排小孔便流出水來。氣溫太低,鐵管容易上凍,得拿火烤或者用開水燙。一場冰澆下來兩個多小時,經常是皮手套都濕透,手凍得又紅又腫,水和冰碴兒濺到身上,像是裹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鎧甲”。

  七台河之前沒有室內冰場,一年的冰上訓練時間隻有3個多月,大大拉長了孩子們的成材期。孟慶余把目光轉向哈爾濱,成立重點班,開春后到省體委的室內冰上基地進行訓練。由於經費不足,孟慶余就在基地附近找了一個10多平方米的地下車庫,做成一個閣樓,他和孩子們就睡在閣樓裡。

  進了訓練館大門,孟慶余一改平日對孩子們的嚴苛面孔,見人點頭哈腰,隻為延長上冰時間。他特意選了最早和最晚兩場冰,這樣能夠提前上冰、晚點下冰。有一次下冰回來,隊員趙小兵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半天沒起來。孟慶余趕忙跑過去一把攬住,趙小兵睡眼惺忪地說:“教練,我太困了。”

  1985年全國第一屆少兒速度滑冰錦標賽上,13歲的張杰包攬女子組5枚金牌,16歲的許成錄獲男子組1500米冠軍,成績進入前6名的七台河孩子有10多個,這一戰果震驚全場。回到七台河,大家紛紛對這個“帶孩子打出溜滑”的教練伸出大拇指,“老孟,真有你的!”

  有一回,一堂訓練課下來,隊員們早已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孟慶余卻在一旁黑著臉:“蹬冰節奏不對,再加10圈!”雖然不情願,隊員們還是支撐著加滑了10圈。“還是不對,再加20圈!”孟慶余繼續吼道。

  “腳底下踩嚴了。”這是孟慶余訓練中常喊的一句話。在他看來,身體機能是基礎,運動技巧是關鍵。為了練體能,孟慶余經常騎車帶孩子們長途拉練,最長的一條路線,繞一圈長達千余公裡。

  時至今日,走進七台河短道速滑冠軍館一層,首先闖進視野的就是一面由上千雙冰刀鞋組成的牆面。這些都是小隊員們用舊的、已無法再使用的冰刀鞋,刀刃已經被磨平。像這樣的冰刀鞋,當地有數十萬雙。這些老舊的冰刀鞋,默默見証著隊員們在冰面揮洒的每一滴汗水。

  1988年,李琰在加拿大卡爾加裡冬奧會上奪得短道速滑女子1000米表演賽金牌。孟慶余敏銳注意到了這個新生項目的強大魅力,遂向市領導建議專攻短道速滑。

  一石激起千層浪:“咱們在速度滑冰上才剛剛開始冒尖,說不干就不干了?”人們議論紛紛。但孟慶余已然深思熟慮,堅定地把目光瞄向了國際大賽的舞台。“短道速滑是一個新生項目,大家都處於同一起跑線,隻要肯下苦功夫,就能在世界上出成績。”他甚至不惜放下“狠話”:“要讓我干這個教練,就得改短道!”

  事實証明了孟慶余的前瞻性——1991年,張杰和隊友在世界大學生冬季運動會上奪冠,成為七台河首位世界冠軍﹔1995年,楊揚獲得世錦賽金牌﹔2002年,楊揚獲得美國鹽湖城冬奧會冠軍,這是中國在冬奧會上的首金﹔2006年,王濛在意大利都靈冬奧會上奪冠……

  所有的辛苦終將值得,所有的眼淚終會化為幸福的微笑。楊揚奪冠當天,平時滴酒不沾的孟慶余大醉了一場,嘴裡一直喊著“冠軍”“冠軍”……

  孟慶余對隊員們訓練嚴格甚至是嚴苛,但嚴苛的背后,是他對滑冰事業和孩子們無私的奉獻和真誠的愛。

  隊裡的孩子大多出身礦工和農村家庭,身上承載著家庭的希望。孟慶余經常對人念叨:“這些苗子不一定都能成材,但好苗子一定不能毀在我手裡。”

  趙小兵16歲時參加合江地區運動會獲得百米短跑比賽亞軍,被孟慶余一眼相中。可16歲才開始學速滑,起步著實太晚,孟慶余就每天給她加練。誰知過了一陣,趙小兵突然提出來不練了。孟慶余知道她家裡經濟困難,主動對她說:“回去跟你爸媽說,你的訓練費用隊裡全包了。”可沒幾天,趙小兵又說不練了,“從家裡到冰場要走20多裡路,還沒等上冰腿就沒勁了。”“這好辦,新買的自行車送你了!”孟慶余說。后來,索性讓趙小兵搬到家裡來住,她住臥室,自己和愛人、孩子睡客廳。

  范可新小時候家裡靠修鞋為生,買不起一雙專業的冰刀鞋。孟慶余自掏腰包花了2500元給她買了一雙冰刀鞋。這筆錢趕得上范可新當時一年的生活費。

  當孟慶余對隊裡的孩子們全心付出時,難免冷落了家人。妻子韓平雲帶孩子住在老城採煤沉陷區,吃的水、燒的煤全靠她柔弱的肩膀來挑。孟慶余帶隊員去哈爾濱訓練,一年裡有10個月見不到人,家裡的事就由韓平雲一個人承擔。最揪心的一次,孟慶余因臨時有事趕往哈爾濱,沒想到這期間妻兒突然遭遇煤氣中毒,昏迷不醒。趕回七台河后,這個鐵打的硬漢再也撐不住,扑在病床上痛哭:“平雲,東子,我回來了,你們快睜睜眼睛……”

  2006年8月2日,在從七台河趕往哈爾濱的路上,孟慶余因車禍不幸離世,年僅55歲。3天后的葬禮上,七台河上千人自發趕來為他送行……

  后來,在七台河市體育中心旁邊,人們建了一座慶余公園。公園裡,一組滑冰造型的雕塑引人注目:腳踏冰刀,彎著身子,望向冰場,那堅毅的目光,仿佛具有穿越時空的力量。

  孟慶余身后,后繼者們未曾停下步伐,秒表依舊滴答作響,至今已傳承至第四代教練。

  第二代教練的代表馬慶忠,正是他最早發現了王濛,把她招至麾下。經過馬慶忠和孟慶余悉心培養,王濛順利進入省體校、國家隊,最終站上了冬奧會的領獎台。孟慶余去世后,馬慶忠接過重點班教鞭,目送著一個個弟子走上榮耀頂峰……

  第三代教練的代表張杰,2014年組建了七台河特奧短道速滑隊,帶領殘障少年與冰雪結緣。困難是可以想見的,張杰就從生活技能開始教起,逐步過渡到滑冰訓練。經過一年多的訓練,孩子們的進步令人刮目相看。2017年,張杰帶領小隊員在第十一屆世界冬季特奧會上,一舉斬獲4金2銀!2019年,又在第十五屆世界夏季特奧會速度輪滑項目中,獲得3金2銀2銅的好成績!“金牌不重要,隻要孩子們收獲快樂就好。”張杰時常回想起當年跟隨孟慶余訓練的點點滴滴,那是一段艱苦卻快樂的時光。

  第四代教練的代表李國鋒,今年隻有26歲,跟隨孟慶余走過了他生命中最后的兩年時光。那時,正是成績上升的黃金期,李國鋒卻因疾病被宣判運動生涯的完結。他毅然回到七台河轉型做了教練。曾經,李國鋒最大的夢想是參加冬奧會拿金牌,如今他找到了新的目標——把速滑技術傳授給更多孩子,成就自己的學生。

  趙小兵剛開始跟隨孟慶余訓練的時候,曾這樣問他:“教練,我們每天這麼辛苦地訓練為個啥呢?”“沖出亞洲,走向世界。”孟慶余認真地說。“你別想騙我,滑冰根本參加不了奧運會。”那時候,對礦工的孩子而言,奧運會太過遙遠,省城哈爾濱就是能夠到達的最遠地方。而如今,10位冬奧會和世界冠軍、177枚世界級金牌,已經讓這些孩子的夢想照進了現實,也向世人展示了這座小城的光榮與自豪。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七台河走出去的冠軍們再回來時,總會和小師弟小師妹一起滑冰。他們會故意落后一點,那一刻,少年們覺得冠軍並非遙不可及……

  據了解,全省司法行政機關和檢察機關密切配合,結合實際完善人民監督員選任管理具體措施,共同推動人民監督員制度健康發展。截至2021年年底,全省在任人民監督員共1284名。根據檢察機關的工作需要,全省司法行政機關已從人民監督員信息庫中隨機抽選了5073人次,參加了2888件次監督活動…

  黑龍江省工信廳和黑龍江省財政廳聯合印發《〈推動“數字龍江”建設加快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若干政策措施〉實施細則(試行)》(以下簡稱《實施細則》)。《實施細則》明確了由省財政廳統籌安排獎補資金,用於支持制造業數字化轉型、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